婚纱

宋同学最近可能有点郁闷。他老婆回美国了,对普天之下的男人来讲,这似乎是该狂喜的节奏,然而回去之前却买了套婚纱。宋同学一向大方:老婆,随便买,别心疼钱。后果可想而知。昨天网上有个新闻:一个母亲报警抓了自己的儿子,因为他偷自己的17罐陈皮。这有什么好报警的?原来她说这些陈皮价值2000万港元。我跟宋同学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他还不太相信,一斤陈皮能值几十万?是啊,如果按价钱除以重量算,天底下第二贵的可能就是陈皮了,而第一是婚纱。

为了安抚宋同学可能郁闷的心情,我跟王太太王先生跑去他家蹭饭了。我们这么做是有根据的:对于有些人来讲,被别人蹭饭比蹭别人饭更加快乐。宋同学是成都人,拿手的自然是川菜。一个蒜泥白肉加进了据说是土产的麻椒,那是一个香啊。还炖了莲藕排骨汤,而我就带了点卤水鸭舌助兴。

饭后有什么做呢?无非就是打牌看电视。说起打牌,如果有留意我blog的同学应该记得,此前提到过一位被四个黑桃J连续击倒的同学。没错,他就是这位宋同学。昨晚我跟他一队,跟王氏夫妇打拖拉机。

宋同学是一如既往地时运不济,一上来我们就一直被压制着,打了好多盘才勉强从2升到3,而王氏夫妇已经到Q了。其实他们应该是到K的,只是王夫人胸怀天下,对10以内加减法难免是无暇兼顾,我跟宋同学自然是相视一笑,照单全收了。好不容易宋同学打上了一把庄,而在出到大概第五轮的时候对方出红桃A,宋同学随手应了一张红桃3,我随口一说,哦?杀了?他猛然一呼,啊,这盘打3!马上翻看底牌,幸好没有埋3下去。王夫人好奇问道:不然你以为这盘打什么。宋同学支支吾吾,er..今晚牌太差,习惯了没有常主。。。众人皆倒。

运气似乎渐渐好起来,又轮到宋同学打庄了。只见他一上来,气吞山河下了一个拖几个对,分数自然统统拿下,王氏夫妇被打得嗷嗷大叫,好不容易才用大王拿了5分。而我这边牌也不错,在剩下的一门副牌刚好有一对A。眼看是要小光的模样了。当我出对A时,宋同学垫了两张主,手指还在上面点了两下,我自然会意,于是拼命配合着清对方的主。终于来到倒数第六张牌,宋同学一张小王拿下,然后一张大王,最后四张副牌一甩(内含一对),正准备高呼胜利,王先生居然杀掉了!底下扣了20分,双扣,副家直接上台。我不解道:你为什么不先出四张副牌,最后大王守底,这样依然是小光。宋同学也不解:对啊,为什么我不先甩副牌,最后大王守底?啊!因为这样我可以双扣。。。双扣。。。我说宋同学,你忘了自己是庄家么。。。宋同学不禁俯首自叹:哎,哎,我真是屌丝啊。

当时我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补充一句安慰下宋同学:哪怕你是屌丝,你也是天底下老婆婚纱最贵的屌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