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事情

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反对国民党政府通过与大陆服贸协议。

首先,我感觉多数大陆人对这类行为是反感的,因为这是捣乱的行为,甚至有人说”这样的民主,我宁可不要民主“。 然而我想指出,第一,台湾的这类学生运动,是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运动,可能后来也不会有解严,开放党禁、报禁、民主选举,政党轮替。当然你不喜欢这些结果是另一回事,但不能否认这样的运动的确是有作用的。第二,如果你恐惧这类活动会搞得社会很乱很暴力,这是不了解的缘故。现在警察不敢抓他们,是因为他们占了道德光环,但亦因为如此,他们的行为一定要限制在合理的范围。一旦做了什么错事,公权力可以瞬间将活动摧毁。另外,立法院内冲突,社运学运的发生,和社会整体的和谐,不是一回事情。大陆表面一切很和谐,事实上比台湾危险得多。

任何双边协议都必定要经过本地立法通过,大陆人对此不习惯是因为我们没有不通过一说。这次事件当然背后有民进党的支持。民进党在议会是不够票反对的。这次活动的诉求,准确而言不是不让服贸通过,而是不能随便通过。要逐条审议。这样的目的是拖延时间。年底要进行七合一选举,民进党的策略,根据谭志强的分析,是在选举前不久才让法案通过(比如忽然抗议离场,国民党在里面就可以投票了)。这样可以在选举中有口实攻击国民党。

这次活动是有群众基础的。主要是对大陆的恐惧。有人说,开放不是有利于经济吗?总体来说,肯定是的,但如果社会内部没有得到好的调整,可能对于某些人是不利的。即使不利的人只有10%,但不知是哪10%,这便是恐惧了。而台湾人恐惧的一个由来,是香港的例子。香港自从开放自由行,经济自然是很好,但也产生了问题。铜锣湾挤满了大陆人,又吵又没有礼貌。小吃的价钱却越来越高。多年的电影院被迫结束,让为给利润更高的名牌店。奶粉、学位被大陆人抢走,房价也被炒高。自由行赚回来的钱,却大多数被地产商拿走了。

有人说,协议是双边的,对台湾优惠也很多。然而大陆的地方腐败严重,官僚体系比较复杂。协议说可以做的事情,实际上可能是不能做的。大陆这次签协议,自然是统战的一个部分。而台湾人另一个担心,是传媒会因为大陆资金的进入而要看人家脸色,失去自由的空间。这点在香港的确是发生了。

北京的思维,我相信也是很多大陆人所认同的:我给你经济的好处,并同时在舆论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控制权,最终获取人心。这个做法,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如果两地经济高度统一,政治上的分裂,甚至出现战争,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但要利用这个手段获得人心,即使是香港弹丸之地,也并不成功。过去几年,通过各种方式,香港民主派在立法会中席位,比以前逐步缩小,但同时反对派的立场更加激进,人心更加坚定。香港如此,台湾就更麻烦了。可以说,除非大陆在政治上有重大的改变,否则单靠经济手段,要收买人心是很困难的。

社会越来越开放,台湾如此,大陆亦如此。即使今天的大陆,要民众为了经济利益而放弃政治权利,也越来越困难,因为没有政治权利,经济利益并无保障。今天还没有大规模的政治权利的诉求,因为民众的意识未增加到一个临界点,而经济依然非常好,但这局面不会维持很久。“我给你饭吃,你给我听话”,这是土豪的思维,已经慢慢过时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