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

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装了空调,气管炎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跑去广州最好的呼吸科去看,里面有个医生,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方法。人很多,每次都要等差不多4个小时。

我记得有次有个病人忽然冲到医生那里,说自己很辛苦,想优先看病。她操着一口带着乡下口音的广东话,嗓门很大。医生大概觉得她中气十足,不像真的很辛苦的样子,于是跟她说,你辛苦就去看急诊吧。

那病人,不像很有生活在城市经验的样子。她坐了一个多小时车出来看病,估计是哮喘之类的,也许并不知道哪个医生好,道听途说就挂了这个医生的号。等久了觉得彷徨,就嚷嚷着,或许这样会给她带来些安全感。医生叫她看急诊,她也就真的去了。她不知道急诊的医生根本连呼吸专科都不是,跟她等了几个小时的这个,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然而大家也就冷冷地看着,也没人跑去关心她一下。大概是一个多小时以后,我看完病去拿药,看见她看完急诊出来,还问我们应该怎么交钱。一边抱怨着出来一整天病也没看到,越坐越辛苦,去急诊吃了些药才没那么辛苦。

今天看breaking bad的时候一个情节让我想起这件事。某程度上我们算是集体欺负了这个乡下人,而她其实是不知道的。如果她现在忽然出现在我面前,骂我,我可以很理直气壮地跟说,这不关我的事。然而她什么都不知道。在她看来,那天她忽然很辛苦,看了一个急诊科的医生,随便弄了点消炎药,接着又坐一个多小时车回到家里,跟亲戚朋友说说今天倒霉的经历,然后每逢天气变化,刮风下雨,她就继续受着这个病的折磨。偶尔有人跟她说,为什么不去广州看看?她会说,我去过了,没用。

我们做了或大或小的坏事,总是怕被人追究。然而如果别人根本不知道呢?就好像pinkman,他杀了人,那个人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事后没有人追究他,世界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正常运转,他却觉得很恐怖。

老板以前跟我说,你可以回国内混啊,国内过得好的人可以好得不得了。我说国内空气不好,但其实这并非全部的原因。我们的安全感,不完全来自游戏中的胜利,还有对游戏规则背后价值的认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