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段首胜

我从4段打上5段已经好几次了,每次都掉下来。最近就下来过一次,当时我感叹,下围棋真是难。

当年曹薰铉叱咤风云,50多岁还拿世界冠军(赢王磊,当时我在冬令营,说起来已经11年前了)。忽然有一天跟李昌镐下一盘,应该是国内头衔战之类的,几乎是必赢的棋(但注意,好像是必赢半目),不小心损了一目,输掉了,结束的时候嘟哝了一句,围棋真没意思。记忆中自此以后,老曹就不怎么出现在新闻当中了。

然而我可不能这么早就认输。我可以因为怕浪费时间而不下,但不能因为怕输。

于是今天又下了两盘,先输了一盘,掉到4段,然后又赢了一盘,升回5段。晚上下了第三盘。

对手邯郸人,战绩38胜27负,应该是注册4段然后顺利打上来的,看上去不弱。我执白。

开局黑以星小目,对白棋二连星。黑挂角,白小飞应,然后黑并没有如常般拆二,而是小飞起来。这种下法利于扩张而拙于守地。我于是高挂黑棋小目,以求打散局面,对方并无夹击,我如愿拆边。黑棋又跑去挂我另一个星,然后没有飞角直接拆二。在这种打散的局面中如此用意不明。我立马尖顶守住角地,然后挂另一个黑角加强白棋的拆边,黑棋单关应,白棋面临选择:要不飞角与黑互围,要不点角互破。权衡之下我决定点角,似乎容易把握。事实证明这个下法有其缺点:黑棋让出角地,却筑起外势,与前面小飞遥遥相对,中间的模样有点可怕。但同时在黑棋外势的另一边白棋又可以借用两下。优劣的确难分,这也是棋之难处。

这一轮交换过后,我对黑棋的模样有点着急,于是,毅然从高位打入。这也是黑棋的弱点,正如前面所说,小飞拙于守地。这种情绪化的下棋法并非高手所为,但同时,我也做过一些估计,觉得黑棋似乎没有太好的方法对付打入的白棋。但很快,我发现我总是忽略对手的强手:黑棋直接摁了上来,要吃掉白棋。我顺手扳了一下以为黑棋会退—如此我直接出头,让黑棋吃掉尾巴,总的来讲算是我消掉了一点空。岂料黑棋居然长出,让我无处可逃,只能就地求活。

说是说黑棋小飞有弱点,可真要利用起来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先前黑棋筑起模样的时候虎了一下,正好凑我刺了一手。别小看这一手,有时会成为救命稻草。刺完以后,我在黑空中一顶一扳,然后小飞作出一个小胡子脸,此着一出,一方面可以借助刚才的一刺往外飞出,另一方面也搭出眼型可以求活。黑棋难办。稍作考虑以后,黑往我角上一扳,希望利用角部弱点在外围获得借用,以此攻击白棋。若黑棋得手,白棋全军覆没,必败无疑。存亡之际,白棋看清了角部的死活,认为脱先并无不妥,于是在黑空中再补一手做活。而相应地,黑棋得以在白角先手搜刮,白角只剩下2目。这一轮折冲以后,黑棋大空被消个干净,外围也并不厚实,白棋只损失了一点角地,大获成功,实地遥遥领先。此后白棋为求安全运转两次放弃实空换取局面的简化,目数一度十分接近。黑棋在攻击白棋时误算损了几目,然后又跑去围效率较低的中央,白棋趁此机会扩大战果,目数进一步拉开。终局时以18目半大胜。

这盘棋我下得算是比较认真:4段的时候,走一步棋凭感觉就可以,除非到了肉搏,不然是不用算太多的。可到了5段,没走一步起码要把对方会怎么应大概有个估计。其实也不是很难的一个步骤,不过就是懒得想太多。这盘的胜利一半是因为算得多了,另一半是对手并无作出可观的反击。不过说到底,下棋的确很累,还是少下为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