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

刚看了第一集,极佳!以下是转自豆瓣的,关于此剧的入门科普:

最近随着这部新剧越来越被豆友提及,有很多疑问或咨询,豆瓣里已经有很多有关这部剧的评论,但是还是有很多东西没有说透,我来简单科普下。

《纸牌屋》不是一部娱乐型的美剧,虽也有美女,偶尔也有点小色,但都是点到即止,绝对都是陪衬中的陪衬,几乎没有什么暴力。所以有人用《甄嬛传》来相比,这是非常不恰当的。

这是一部比较严肃的政治局,主题就是勾心斗角,阴谋是它的主线,但是与我们中国野史中的阴谋有根本性的不同,它里面没有什么绝对的正面或者反面角色,阴谋不代表坏的流油,正义的出发不代表一定有正直的行为,涉足其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正能量不断涌出,充分在展示老美的世界价值观。

男一号是the House Majority Whip in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有的翻译是美国众议院多数党督导,我不喜欢督导这俩字,感觉超肤浅,直译党鞭非常贴切。这个职位是做什么的呢,“党鞭”系指传达该党领袖旨意与联络党内议员的人,负责本党议员在投票时执行党的方针和政策。“党鞭”一方面传达政党领袖意见,策划集体投票;另一方面召集党员,集体与会。他扮演沟通桥梁,在实际议会运作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到底这么一个人物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我们都知道,美国大选背后其实就是各种资金财团和前台政治演员交易的一个产物,而这个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它虽然有自己的党性,但是它能影响到全部众议院,包括它本身的对立党,所以党鞭几乎就成为了这些资金财团和政治演员的一个中介,一个大选的庄家。

可就是这么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治赌局的庄家,在剧中一开始,就被新任美国总统阴了一刀,大选时许诺好的那块蛋糕——美国国务卿的职位,在大选成功后,居然食言给了旁人。这种行为在政治上是极其危险的,最危险的敌人就是身边最得力的干将,一个在大选中直接决定你成为总统的这么一个角色,你居然背叛它,从一开始,编剧就让这位新总统低人一头。

有豆友会问,既然党鞭这么牛,为何还要一个国务卿的职位呢,先不说一个台前一个幕后,就从权利角度来说,美国的国务卿好比一个世界总理,其权利的弹性有多大,超乎我们的想象,而且这种弹性并不来自于职位本身,而是决定于坐在位置上的人。一个剧中这样的党鞭如果成为美国国务卿,它的潜在能量甚至可以超越总统。

在被背叛之后,剧中的这位党鞭重新开始了迈向权利顶峰的谋划,有影评说它这系列的阴谋是为了报复,这种说法过于幼稚,政治斗争中只有权利的得与失,权利是最冷血的机器,它本身不具有情感性,而权利中的人多数时候都在牺牲自己的爱恨情仇。所以这位党鞭虽然内心有恨,但是当他开始新的谋划时,一切的目的还是权利。

除了这些基本的背景,说一下这部剧里的很多旁线,其中最影响剧情的一支是这位党鞭妻子的一系列动作,一个绝美冷艳的妇人在丈夫事业中的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这支旁线成为了编剧手中最重的筹码,这个筹码直接让这部剧从一个好的美剧跨越到经典。第二支旁线就是那个小记者,被潜规则被利用的一个政治小角色但却是这部剧中的绝对主角,她的出现和存在使整个剧情丰满有力,让这部剧有了极具强度的韧性。编剧手中的这两支线在今后的几季中会直接决定《纸牌屋》在各种奖项中的成色。

另外说一个小细节,这部戏里有一个手法,就是男主人公直接面对镜头的旁白,这种手法在一般美剧中是比较少见的,我考虑导演运用它主要是因为政治剧的晦涩,这种旁白一方面让观众速度跟上,另一方面让男主不断和观众掏心,拉近观众的心理距离。

考虑我们历史中数不清的野史,考虑平时大家在各种场合侃大山的主题,似乎由我们的文化决定,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种潜在的政治能力,这种能力超过了很多其他民族。有些人可能会极力反驳这点,但在柏杨写《丑陋的中国人》时,就一直在暗示这点。所以我大胆预测,《纸牌屋》未来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可能要大大超过美国本土,而且这部剧的受众可能会非常广,会超越年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