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李银河博客: 从习近平吃包子说开去

近日,习近平走进一家包子店,吃了几个包子,自己掏出 21 元钱结了帐。这件事引起普遍好感,对于新一届领导人要做的事情,大家的信任感与日俱增。
仅仅吃次包子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是最近社会上发生的一些变化让老百姓对新一届领导人有点刮目相看了。高档饭馆生意清淡了;燕窝鱼翅没人点了(例子:我家附近一家高级餐馆改为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自助餐了);礼品消费少了(例子:我家一亲戚,开一家专做皮革礼品的小企业,现在因为没订单,倒闭了);三公消费减少了(例子:我们社科院一年一度的单位春节会餐取消了);官员前呼后拥封路的少了(例子:威海东山路因为通往政府官员爱住的宾馆,附近居民出行常常遇到封路过车队,今年一年没怎么遇到这种情况);最近一个月,平均每天拉下来一名省部级高官。这样发展下去,国家大有希望,人们都说: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一般民选政府都能做到基本清廉,比如香港官员会因为提前知晓内部消息去买一辆车而下台,台湾政府官员公务餐只吃盒饭,而我们出了一大批贪污腐败官员,大家就会到体制上找原因:共产党是靠枪杆子夺取政权的,不是民选的,所以就是为自己谋利益的集团,所以当然要搞贪污腐败。我认为这一分析是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共产党当初用枪杆子夺取政权是历史事实,对历史不能说如果(如果共产党不是用枪杆子而是用民选办法上台的),而且共产党的初衷本来就不是为自己一个集团谋利益的,不是像农民起义改朝换代,当了皇上,只是为了他们家坐天下的,而是为全中国人民谋利益的,尤其是为工人农民谋利益,而不是为地主资本家谋利益的,更不是为自己谋利益的。这一点从共产党执政的前三十年的所作所为看得很清楚。那时大家是普遍贫穷的,全都没钱。后三十年,社会富裕了,党里也出来一批贪钱的腐败分子,但是他们一直是打击对象,最近的反贪行动已经证明,他们在权力集团内部也是要被打击的人,而不是政府纵容他们贪污腐败的。
其次,除了单个伸手的贪污分子之外,这三十年间,三公经费越来越高,是集体花纳税人的钱,形成一种集体贪腐的做法,导致民怨沸腾。比如某官员上长白山天池,整个天池封路,造成民众耽误旅游行程,该官员当然被人们骂得狗血喷头。开好车,吃人均两千标准的宴会,前呼后拥,这样做的人多了,当然激起民愤。但是,新一届领导一上台就公布八条措施,要改变这种做法。一年下来,初见成效,习近平吃包子是这种变化的一个戏剧性高潮,它传达出一个信息:执政党并不一定要作威作福,它完全可以做到清廉奉公。据传高层领导有一句话:以后要当官就不要想发财。在中国历代王朝中,当官与发财从来是连在一起的,即吴思做过深刻分析的官场“潜规则”。但是这规则在共产党这里并不一定适用,因为毕竟已经到 21 世纪了,中国毕竟也快实现现代化了,想发财的就别做官,自己去做生意,这是所有现代民选政府的做法,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思路还是更像这些现代民选政府的思路,而不是中国传统农民起义建立起来的王朝政府的思路。
再次,中国的政治权力模式从传统王朝向现代民主政治的转变,不一定是法国大革命式的激烈革命;不一定是英国光荣革命式的转变;不一定是苏东共产党下台的模式;也不一定是导致动乱的茉莉花革命的模式。完全可以是中国自己在现有制度上的自我完善,自我修正,自我改革。每个国家的进步道路都是独特的,是由它的历史和文化决定的,中国的历史造就了共产党以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单独执政的既成事实,中国文化中既有传统王朝统治的政治套路,又有自 20 世纪初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和探索民主政治的经验,还有共产党在 50 年代建立起来的以公有制为基础和优先照顾劳动阶级利益的社会主义政治资源。我们完全可以借鉴世界上民主和自由政治权力的成功经验,把中国稳步地改造成一个既富裕又实行民主政治的现代国家,在这一点上,共产党的利益绝不是与人民对立的,而是跟人民一致的。
从习近平吃包子这件小事可以看出,共产党的官员完全可以是一个现代社会的奉公守法没什么特殊利益的公务员,现代政治家,而并不一定要成为传统中国只知道作威作福的大官;共产党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现代社会的遵守宪法的执政党,而并不一定要成为传统中国专制独裁式的统治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