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

昨天看了一部电影,叫做intouchables(中译触不可及). 法国拍的。讲一个黑人因为抢劫而坐牢,出来后被他妈妈赶出家门,无意中做了一个残疾但有钱的人的私家看护。然后呢?没有然后了,片子就讲他怎么做私家看护。

这种题材无聊的片子我向来都很喜欢,但事实上它票房相当高。根据wiki的数据,全球票房是3亿美元,史上第二高票房的法国电影。

以下有部分剧透。

片子讲什么呢?讲的是一个人无意中对另一个人好。

对一个人好,怎样做?通常,看他需要什么,或者,看你认为他需要什么。

那为什么要“无意”呢?因为,有意经常是做不到的。当然,无意做得到的概率也很低。

我们通常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表达出来,别人试图去满足,结果往往不好。不表达,别人用他们的理解去对我们好,我们也只好装作很高兴。

光是这么一小段,就足以产生大量的悲剧。

举例,比如我现在想吃雪糕。但可能不是这么简单。我想吃,可能正正因为,现在是冬天。

“冬天吃雪糕?你是不是疯了。”

对,正正因为你会这么说。我想和别人不一样。

“哇,冬天吃雪糕,你好厉害哦!”

是的,我希望别人这么觉得。

“好好好,你吃,别冻着了。你到屋里来吃,我开大点暖气,你慢慢吃。”

我最讨厌暖气了。我需要暖气,但我讨厌被保护得无微不至。我需要偶尔体验下危险,提醒自己安稳的可贵。

“吃个雪糕都这么多话,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还吃不吃雪糕了?”

这正是我想表达的。雪糕很简单,但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人的需要其实很复杂。问题不只是吃不吃,还在于怎么吃。你开着暖气让我吃,我也不好意思生气,只好强颜欢笑,心里偷偷地寂寞。

世界是复杂的。用简单的方法去看,没有错。但不要用既有的概念,粗暴地一般化。我们并不生而粗暴,但坏习惯总是很容易形成。一个例子是食物。我们有酸甜苦辣的概念,加上各种常见食物的香味的经验。吃到什么新的东西,往往说,嗯,有点甜,有点像洋葱。如果有意识地忘记这些既有的概念,重新品味,结果常常会不同。另一个例子是听。就在现在这一刻,如果你不带任何偏见地去接纳周围的声音,你会发觉听到平时听不到的。

片中的富人,朋友劝他不要找这个黑人帮忙,因为他的过去,他没有同情心。富人说,我就是看上他这点,他对我,没有怜悯,我讨厌被怜悯。

为什么一般人都对富人怜悯?因为他瘫痪了。为什么都对瘫痪的人怜悯?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需要被平等看待。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往往不认识瘫痪的人。那认识的人为什么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试图真正去认识他们。

写下跟你关系最好的5个人的名字。包括亲人,朋友,诸如此类。然后问问你自己,是否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你可能一个也说不出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