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一刻,我真有一点想哭的冲动。

小时候我比较聪明,因此大人总设法打击。通常,他们会强调我的懒惰和轻浮。久而久之,我认为成功必须是严肃的。整天笑口常开的人,不会有什么成就。

我拿了很多次第二,这其实是偶然。但我喜欢这个位置。它性价比很高,同时,有一种躲在别人后面的感觉,很安全。很多年以后,v问我,你常常拿第二,会不会很不平衡。她真是一点也不了解我,正如我亦一点也不了解她。

我亦想起了我的爸爸。这一切,他都没有看到。但别人是会说的。生子当如孙仲谋。当时的我,依然有一种责任感,要背负家族的荣耀。换了是现在,呵呵,你要我改姓爱新觉罗都无所谓,别罚我抄自己的名字就是了。

背负着这些复杂的,热血的,荒谬的情感,我进入了我的大学。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

我不希望写成一本流水帐。回忆的美丽,是因为模糊。我们活着,但灵魂却常常沉睡。偶尔醒来,留下最绚丽的碎片。我想写下的,正是这些碎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