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

室友在家里开了个pizza party,各人带不同的材料来,我们则准备了不少饼底。室友个个都很能做吃的。

喧闹的party还没有开完,我们几个已经顶不住,先跑到隔壁大厅静一下,居然开始讨论起了L-function,后来法国小帅哥抽完手卷烟过来,又跟土耳其室友讨论起土耳其语,我也懒得听他们扯了,跑到楼上来写日志。我还是很怕熙熙攘攘的环境的。

话说他们吃完pizza,看大家都不太饱的样子,居然煮起了饭。后来饭好了,大家又好像都饱了,于是我就拿了些来炒饭。这次是历史上炒得最好的意思,饭不多却放了很多蛋,如同以前的方法,蛋分两次放,第一次的蛋液可以吸干饭中的水分,再炒就比较香。本来想只放盐,但又怕他们吃不惯太淡的饭,终归还是加了点酱油。金镶银是什么他们也不懂,无所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