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美国(2)

吃完菜没多久,姑妈的学生就来了,我于是跑到表姐家跟小朋友们玩。玩着玩着表姐叫我去吃早茶。

早茶的店离家很近,新开的,很旺。那里的茶很一般,主要是吃点心,经营模式是快餐桌椅+廉价,价钱比广州贵不了多少,但客人来去很快,早市午市都满人。两个人点了5个点心,分别是酥皮叉烧包,鲍汁凤爪,潮州粉果,山竹牛肉球,还有黄沙猪肝烧卖。味道很好,尤其是那片黄沙猪肝,又香又软。

吃完后回家,表姐下午跟小朋友们去公园玩,我于是跟姑妈跑去铜锣湾的诚品书店。到那就各逛各的。书店很大,有3层,月租150万,看样子下次我回来可能已经倒闭了。。不过环境很舒服。书店里很多台湾的书,交人如何发达如何整理桌子如何开发自身潜力的起码有几十本,从里面找到一本来看也真是不容易,但还真的给我找到了,在它们旁边。

话说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名字忘了,研究行为经济学。经济学假设人是自私,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但人的决策却经常有错。偶然误差会被平均掉但系统误差却值得研究。人在什么情况下容易被误导呢?人的思考分为两层,一层是直觉的,情绪的,它快,容易错,不能被控制,一层是逻辑的,理性的,它慢,耗脑子,但有深度。这个研究自然是重要的,例如,假如人在什么时候只用第一层,便可以误导人的行为,作出有利的商业行动。当然反之也可以防御这种误导。

这本书叫做“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文译名快思慢想。考虑到我的英文阅读水平我还是买了本中文的。买它的原因不是前面说那些狗屎,而是作者讲的一个故事:一个调查表明,肾癌发病率最低的地方,都是小乡村,于是大家看了就觉得,当然啦,小地方山好水好,生活清闲。但其实这种想法是粗浅的:人越少的地方,统计的结果就越可能极端,所以最低几位的是小地方很正常。这个故事让我感觉作者很牛,至于这个方向是否重要这不是我买书的原因 it is not what he does, but the way he does it, 决定了我能学到什么。

电话不太好使,姑妈给我打了6个电话都没接到。等我打回去时她已经回家了,说本来想请我吃雪糕。我买了两本书准备回家。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两本书总价是250.3元,我掏出一张1000,收款的小姐拿过去,按了收款机,准备找钱。这时我掏出一个5毛硬币,然后,她愣住了。

但不愧是专业人士,她很快找来一个计算器,将收款机上显示的749.7,加上5毛,然后找了我750.2.

在她看来,可能一切发生得很神奇:她也许不知道为什么我更喜欢750.2而不是749.7,或者为什么我掏出那个五毛时那么自然。不过更加可能的是,她根本不会想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就在惊慌失措的那几秒钟,她脸上的粉掉了一块,是时候去补补妝了。

在她补妆的时候我乘着手扶电梯下去了。书店在8楼,手扶电梯可以直达5楼,然后2楼,很方便。电梯就在大厦玻璃幕墙旁边,站在那里看铜锣湾上的人来人往,我感到有点畏高。

从希慎大厦出来,我想去何洪记吃碗面,我明明记得它在时代广场旁边,但时代广场在哪?其实就在我后面,一街之隔,我这个路痴却足足找了半个小时。星期天的铜锣湾可不是好玩的,每时每刻都在春运。找到以后我很累又很饿,于是一咬牙干掉了一盘干炒牛河。香港的牛肉已经升到100一磅,所以牛河也卖到天价的79。一盘好的牛河,牛肉是不能上粉的,要靠功力来炒得嫩。河粉不能有粘在一起,要够香。芽菜的分量要刚刚好。盘子里不能有剩油。刚上来的时候,我看到河粉上好多油,有点失望,可吃下去又不觉得腻,吃完后看看盘子,油亮亮的却倒不出一滴来。去了这么多趟香港,终于吃了一次干炒牛河,真是心满意足。

晚上去了利苑,姑妈摆60大寿。喝了个粉葛鲮鱼赤小豆汤,吃了蒸贵妃蚌,咸蛋黄炸生蚝,烧鸡。还有其他菜,因为太饱忘记了。烧鸡挺好吃的,鸡皮烧得香脆却一点油都没有。不过有点油可能也不错。贵妃蚌很鲜甜,蚌壳底下沾了点面粉固定在盘子上,汁就不会留出来。

吃完这一顿,我想美食之旅就结束了吧。结果又错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