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美国(1)

各位同学们,我回到米国了。

闲话休提,趁还记得,说说我一路上吃了什么。

话说在广州吃撑了以后,我怀着谨慎的心跑到了香港,心想这回该收敛点了吧。事实证明人对自己的估计,不是来得太高,就是来得太低。

19日中午我到了香港,那天是星期六,表姐休息,姑妈不用看孙子,抓紧时间补习赚外快。我到她家的时候,学生快要来了,她递给我一包湾仔码头云吞王,加一个虾子面,说,你自己搞定了哈。我煮着面,不久两个学生就来了。姑妈家的客厅有2张桌子,补习占据了一张,我就在另一张桌子上吃了起来。话说那云吞王里的虾还真是好吃。吃完以后我收拾好桌子,正好另一个学生又要来了,把剩下的一张也占了。客厅变成一个studyroom,我于是就自己逛街去了。

从北角可以坐地铁去湾仔,但我选择走去天后站上车,因为路上可以经过一间甜品店,还有两家牛腩店。一年半前我就在这条路上,先吃完冰冻的杏仁露豆腐花,走了几步,又吃了一碗清汤腩,结果肚子痛得不亦乐乎。于是这次我十分节制地,只吃了一碗栗子芋泥露。别看小小一碗,由于是高密度淀粉质,其实还是相当占肚子的。

去湾仔是为了去天地图书店,上次就在这买到张五常亲笔签名的经济解释。这回他的书已经看不见了。天地环境还是不错的,可是我近来没太多心情看闲书,于是没买什么就打道回府了,路上喝了一碗野葛菜水,只是为了缅怀过去。上回喝的是8块,这回已经涨到9块5了。以前每次都会坐车去上环,跑到永吉街买几包唐伯的柠檬王和腌姜,这次也没有去了。

坐了3个站回炮台山(姑妈住在北角,但北角很大,离家最近的地铁站叫炮台山)。准备去表姐家,忽然想起附近有一家阿鸿小吃,于是就跑过去。小小的一家,前两年被评上了香港米其林1星,人多得不得了,上次经过都没进去。这次去倒也还好,只是门口的标志不清楚,我一时不知怎么排队,加上自己一身陆客的模样,被店小二以为我要插队,给了我点脸色看,让我很不爽。然而一个吃货又怎么能为这种小事而计较呢?我买了1打露水鸭舌,一打酒香鸭舌,每打55元,其实也不贵。然后就跑到表姐家。

表姐家的佣人是印尼来的,广东话和英文都懂一点点,要解释鸭舌是什么,得先说duck,再伸舌头。她连忙捂嘴,啊,这东西也能吃!何止能吃,还相当好吃,嘿嘿。

晚饭去了尖沙咀的新同乐。本来想去陆羽,可惜没位置了。下次去香港要早点告诉我,表姐说。一路上她把iphone借我,看openrice上说这里有什么好吃。晚饭4个人,另外两位是表姐夫和他们4岁的女儿(还有一个小女儿,没带出来)。表外甥跟我小时候一样,对吃毫无兴趣,叫了一碗上汤米线就心满意足了(我尝了一口,有人参的味道,米线上还铺着几条火腿丝)。表姐对我的战斗力完全高估,居然点了8个菜。

这8个菜分别是卤水牛舌,百花脆皮乳猪,炸蟹钳,蜜汁叉烧,烧乳鸽,焖海虾,砂锅唐生菜,清炒豆苗。乳猪是最特别的,上面是烤乳猪的皮,底下放了些虾肉,一起炸,猪皮酥脆一点都不腻,虾肉火候也刚刚好。这家的炸物做得不错,蟹钳也十分好吃。牛舌是切成方丁的,泡在卤水里面,味道很好,以后可以试做一下。砂锅唐生菜是我坚持要点的,砂锅的热力可以让生菜的水分迅速蒸发,吃起来比较清甜。

东西多自然吃不完,加上表外甥不吃东西,但点的时候是算上她的,比如蟹钳子,我就吃了一个半,于是无论费多大努力,还是吃剩了不少。

第二天早上,姑妈还有一个appointment,她煮了一大盘青菜,我们一人一半。她说,你也该吃腻了吧,我说,是啊。

我真的以为自己是吃腻了的。

(待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