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m228(2)

继续讨论我的问题。

我认为我懂的东西,有什么呢?

一点点经济学,一点点写作,一些围棋。

经济学是从张五常的文章里学的,写作也是。我自然不是那种能写小说的人。试过了,确实没有天分。但张五常教了几点,我都有些体会。句子要长短结合,注意音韵和节奏,更关键是,要有文气。什么是文气我也说不上来,大概跟画画差不多。大风起兮云飞扬,一幅图就出来了,文气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只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读起来有趣一点。

围棋都是跟聂卫平学的,youku上有他的讲棋。我在新浪大概也就4,5段的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定式我常常不懂,手筋也常常不会,但我知道怎么去思考,也懂得将思考围棋的方法用到思考数学上面来。

我不敢说自己会做菜,因为我味觉不好并且贪吃。但做菜的确可以打个比方:两个人,都不太会煮菜。一个什么都可以煮,但味道平平无奇。另一个很多东西都不会煮,但懂得熬粥的时候应该先泡米,泡的时候里面放油。我会觉得后面一个比较有希望。我的围棋水平,也就大致如此。

经济学刚才跳过了。我说懂一点点,不知我哥会不会笑我。其实我这么说自己也没有底气,因为主流经济学家说的,我真的一点都不懂。但恰恰是思考这个问题,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

张五常的经济文章是很有意思的。例如政府补贴农产品,反而导致农产品价格上升,就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为什么呢?因为政府补贴了A产品,A产品多人去种了,于是其余产品升价。但总体应该还是降的啊?然而A产品需要大量进口,价格基本跟国际持平。所以总体而言农产品价格上升。

张五常说,他研究经济只有一招,就是需求定律。其实他还是懂很多别的,只是不觉得那些是招。之所以可以对大量新潮经济理论不屑一顾,因为他抱住了另一条大腿:那就是真实世界。真实世界有数不清的现象,如果需求定律可以玩得动的(假设你真的相信他什么别的工具都没用,或者说,“本质上”没用),他的确可以不懂别的东西而毫无罪恶感。就好像围棋,你不懂定式,下的时候人家下出来,你吃亏了。可是经常都可以避开,在那些情况下,我还是可以享受很多乐趣的。又好像写作,我不会写小说不会写这个那个,但我自己写自己的,挑会写的写就是了。

好了,那我的数学问题,怎么办?

其实答案已经出来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