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記4

今天是很豐富的一天。

四個talk都比較有意思。第一個是Cogdell,講local Langlands correspondence的東西,講得很清楚。大牛講東西就有這一種吸引力,講完了你覺得你自己也能做。

然後是gelbart,講p-adic 值的函數(我知道我形容得不好)。下午酒會的時候Cogdell提到了,說方向很新,很多東西不知道,很有趣。

話說我知道Cogdell很nice,但我有時跟他打招呼他那副表情都不知是不是在回應我,弄得我有點怕他。但喝了半杯紅酒一扯起數學,他簡直像換了個人。有一種感染力,讓你不自覺喜歡上他喜歡的東西。和他聊天非常enjoy,當然最好有別人在場,以免我的弱影響了他的興致。

下午第一個talk是Banks。本來是computer science的,後來跟了Bump。他胖胖的,有種本格派的幽默感。(注意,本格派在我看來是很高的評價,如粵語歌的關正傑,偵探小說的東野圭吾,都是本格派)他考慮Riemann zeta 函數的值分佈,非常Computer science,看看還是挺好的,做就免了。

最後的talk是唯一沒有介紹跟Bump什麼時候認識的。因為這是個哲學問題。內容是Whittaker function. 給我的啟發是,Zonal spherical function和Whittaker function ,不但計算方法類似,在算子上也有一種平行的結構。這裡面應該有些啟示,興許可以總結成很深刻的數學,但也可能不行。

午飯時見了皮,跟5年前幾乎沒有變化,還是那麼磨磨蹭蹭。帶我吃了川菜,辣子雞做得不錯。本來想點拔絲香蕉,可是沒有了。晚上跟毛哥和朱臻(你丫沒個花名真不方便)吃飯。說起來都快10年沒見了,逃了會議的dinner也是理所當然。也理所當然我們吃了上海菜,理所當然自然是我點菜。點菜的大媽可不好惹,我隨口說點個上海炒年糕,居然被她說,有菜不好好點,魚啊肉的不要吃年糕做什麼,然後朱臻說,你看,知道我們為什麼給你點了吧。晚餐吃的有:馬蘭頭,烤麩,紅燒划水,鱔糊,元蹄,炒年糕,醃篤鮮,三絲炒茭白。沒有做得不好的,醃篤鮮的湯有點奶味,有點特別,味道依然很贊。划水和鱔糊一上來,黑漆漆的,上面浮著一層油,這是正宗的濃油赤醬!太tmd贊了!划水用的好像是草魚,邊上的肉有肥膏。吃了這麼多結帳也就100,算是比較實惠。席間把酒言歡,一幫二人各盡所能,stanford太tmd好玩了。

也許是我點了划水的緣故,大媽後來主動給我示好,說你很會點嘛。我不禁低下頭笑了。在她看來我十分扭捏,其實我只是禮貌,不好意思當著面笑她:你丫實在有眼不識泰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