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記3

早上聽talk,受到火警加失眠的影響,昏昏欲睡。幸好有introduction擋一下,第一個talk講Demazure operater,最近看了一點,聽著很過癮。第二個talk是Kazhdan講的,口音很重。我一看那個style就是一副大牛的樣子,有稿還似無稿,欲言忽作欲停。然而我一句都聽不懂。好不容易集中聽懂了幾個單詞,他換個節奏我又lost了。哎,真是可惜。中午去買墨西哥卷,人家問我要黑豆還是什麼豆,我聽了兩次都聽不懂。。幸好cogdell在隔壁給我重複了一次。我英文真真真真tmd弱。。。弱爆了。。。

趁著午休的時間睡了半個小時,下午精神百倍。可惜講座內容不如上午精彩。好不容易熬到4點多,大家去爬山。Bump提供辦公室給大家放包。Bump的辦公室居然有一塊圍棋板,好像央視講棋那樣豎著的。下面有個紙箱,裡面還有差不多10塊大大小小的。聽他學生說Bump寫過點圍棋的軟件,估計是人工智能之類。牛人總是精力充沛,不多幾樣hobby是要悶死的。

(不是我崇洋媚外,我的確很崇尚國外這種人人平等互相尊重的氛圍。國內要是有個大牛提供自己的辦公室給學生們放包,下面必然有個點頭哈腰的小嘍羅作出一副小人該死的表情,然後拿著一串連著雞毛的鑰匙東奔西跑為大牛代勞。即使不是如此,事後領導也肯定大為緊張,然後等有機會就大書特書,某某大神如何這般和藹可親。當年北大出了本好像叫北大新語的,就洋洋灑灑記載了季羨林在校門口幫學生看行李的事情,其實蒜皮得很。反正人與人之間沒有點階級他們好像就渾身作癢。某次在老闆家party,另一個教授的太太也在場,提到她夫君回國講座的見聞。“吃飯的時候他們敬酒敬得啊。。”口氣是何等不屑。習慣在一個相對平等的社會裡生活的人,別人對你點頭哈腰也不會覺得特別爽,反而心中一陣彆扭。一群奴才做派的疑似人類,能作出什麼學問?)

爬了座小山。風景還是不錯滴。然後跟人去吃飯。在一個不倫不類的Asian style餐廳。吃了個羊鞍,煎得不錯,陪點中式醬汁。總共花了45大洋,有點小貴,不過吃得挺開心也就算了。飯中認識了個叫Joe的人,看他也不像研究生,就問是不是博士後,誰知人家說,我已經tenure了。大有坐井觀天之感。飯後他們說去酒吧,我累了就沒去,回來延續阿拉伯的文明。文明4教會我們,你怎麼努力都不可能什麼都領先,所以要知道自己的優勢,然後有計劃,然後集中精力做。但亦不能太偏頗,否則影響效率。道理是有了,可是玩久了脖子很累。希望今晚不要再失眠了吧,明天都是好talk。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