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爛小說—10

好不容易,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我親了小四的臉頰一下。

她輕輕地抱著我,一動也不動。彷彿巨變即將開始,她卻希望世界停止。

然而很快,她又恢復了正常,笑一笑對我說,客官,有空再來住哦。

我也笑了一笑,享受着這風雨中的寧靜,哪怕只是一瞬間。

有時我會想,當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時候,到底是知道真相好還是不知道好?目前,我們一個知道,一個不知道,同時為對方擔心著。

可是,我終究還是什麼也不能說。

搬回去之前,我要先完成一個任務。不然就晚了。我要去找一個人,他叫做秦御風,是我小學到中學的同學。

當年我還在棋盤前叱察風雲的時候,他喜歡一個人躲在角落裡看小說。他看的,全是些謀殺、歷險、外星人的故事。我通常是沒太大興趣的,除了偶爾他不知從哪裡弄來點讓人一看就熱血沸騰的,我就會借來看看。他喜歡看我下棋,儘管他一點也不懂。於是有次我好奇問他,你不懂棋為什麼還喜歡看。他說,儘管不懂,但黑白交錯,他可以感受到那種殺戮的氣氛。亦因為如此,他一直都沒有去學,他說學會了,這種感覺可能就消失了。

真是奇怪的人,呵呵。

後來,他好像去了一所間諜學校受訓。當然這也是他私下告訴我的。離開的時候,大家只道他是移民了。但一年半以後他又回來了。他沒有告訴我為什麼。我也沒有問。反正,他總是有理由的。我只確定他是安全的,那就可以了。

御風的生活跟我一樣,對奢華沒有太多的追求。畢業後他拜了個師傅,教他點格鬥技術,還有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就這麼又失踪了幾年,然後,在城西公共墳場附近,開了個偵探所。偶爾我會去坐坐,天花亂墜地吹上幾個小時。也著實奇怪,我從來沒有碰上過來光顧的客人。好歹也是打開門做生意的。曾經有一天在家的時候我忽然想,難道他做的是陰間人們的生意麼。。想得我毛骨悚然,於是就跟在一旁下棋的小四說,結果把她也嚇了一跳,然後緊緊地抱住我,接著…接著下來的十五分鐘,我們都分別出了一身大大的汗,所有的驚嚇都煙消雲散,變成美好的回憶。而自此以後,每當我說些神神怪怪的東西,小四就會有所領悟,這也因而導致了上次的誤會。

這天下午御風跟往常一樣,一邊上著網,一邊喝著頂級的雲南大紅袍。雖說不奢華,他也時不時地有些好東西,就好像上次來的時候,他居然從小冰櫃拿出頂級的魚子醬。我還沒進門,他就知道是我來了,隔著門跟我打招呼。我走路向來是沒有聲音的,有時不小心會把同事嚇一跳。但御風卻總能聽到。他說就算腳底沒聲,人走過的時候空氣流動的聲音會有點不同。我可是一點也領悟不到。。

“怎麼,小四又跟你吵架啦?” 損我是御風的一大嗜好。

“是啊,她埋怨我老是跟你玩在一起,還懷疑我是不是在查她。” 我可不會輕易服輸。

“呵呵,那為了討好她,我是不是要將你的‘不良記錄’給她發一份,以表我的正直?”

“也好啊,她正想買點草稿紙。不過你可小心點,萬一發錯了你自己的,她可是讀三天三夜都讀不完。"

“那有什麼關係,又沒有人管我,呵呵。”

“是的,我可以發誓,在你出櫃之前,絕對不過問你的感情生活。”

“啪!” 御風一卷報紙打到我頭上,“叫你小子貧!” 每次我們的爭吵都要以暴力結束。

說完混蛋的話,開始進入正題了。我喝了一口大紅袍,老實說,味道乖乖的,都不知為啥賣這麼貴。然後,我清了清嗓子,說,“御風,我遇到點麻煩,想問你借點東西。”

“哦?怎麼啦?” 御風語氣忽然變得很嚴肅。我平日很少這麼求他,所以他也察覺到了。

“沒什麼,小事情,想問你有沒有高清晰度的針孔攝像頭。”

“恩,有的,你等等。” 說著,他進去辦公桌身後的小房間裡,開始翻箱倒櫃。那個房間很小,卻像機器貓的八寶袋,什麼都有。上回他還從裡面拿出一把衝鋒槍給我看,嚇得我以為他要滅我口。

來之前我是想過好久,要不要將所有都告訴御風。畢竟他腦子靈活,這方面看的書多,說不定能幫上忙。處於幾個理由我還是決定暫時不說。第一,我不想打斷他平靜的生活,雖然我不知他生活是否真的那麼平靜。第二,如果瞞著小四卻告訴御風,我會覺得有一點點愧疚,雖然這種愧疚似乎有一點無聊。而第三,我雖然有點害怕“他們”,但目前情況也沒到很危急。而我本身對奇怪的事物好奇心很重。我有點想獨自解決這個問題的念頭。

“來,來一根。”御風遞給我一支香煙。

“我一向不吃這個,傷身體。”我推開他的手。

這時他笑了,我再定睛一看。香煙的頭上藏了一個黑黑的小東西。不用說,就是攝像頭。

“這是以前蘇聯間諜用的,有次我認識個朋友,給了我一根,這回可派上用場了。” 御風得意地說, “別看它小,清晰度極高,可以在50米以外看清楚一條頭髮。香煙中間的部分是電池,可以連續工作1000個小時,用完放在塑料袋裡,扔熱水裡泡5分鐘,熱力自動轉化為電能,又可以用1000個小時。還有這煙屁股的部分,可發出一種功率很小的聲波,人聽不到卻可以防止蚊子蒼蠅飛近,影響拍攝。還有無線通信裝置,將拍完的片段自動傳到你的電腦。”

“前蘇聯的時候,不是還沒有無線網麼?” 我好奇問道。

“那是我後來改裝的。” 御風得意地說,“光用別人的東西總是不順手,我這裡80%的東西都是改裝過的。上個月弄了把手槍,我研製了一種生物子彈,又調低了一些參數。中槍的人不會死,卻會感到鑽心的癢。還有你剛才喝的大紅袍。”

“大紅袍?大紅袍你怎麼改裝?”

“你別死腦筋,我就是往裡面加了童子尿,再重新烤干。”

“。。。。。。” 我徹底無語了,怪不得這麼難喝,差點連早飯都吐了出來。

“很補的,你個傻子。” 他笑道。“這都相信,你看來真是有點亂了。”

其實我頭腦很清醒,只是沒有心思破解他的謎語。攝像頭弄好了。我的目的是用它拍攝家中牆上的小洞。我要看看它是怎麼形成的。一來知己知彼,增加勝算,二來留下證據。雖然證據對於他們這種估計是非人類的物體沒有多大作用,但也許他們還是害怕曝光的。而我的指導原則,第一步是建立他們跟世界的直接聯繫。

行李還在小四那裡,想法是在公園就有了的。估計他們不會知道吧。我要趁他們知道以前先裝好攝像頭。

跟御風扯了一會兒,我的心情也漸漸好些了。於是就告辭。臨走的時候御風拍了拍我肩膀說,哪天覺得事情不好弄了,就來跟我說吧。

我點了點頭。

廣告

2 則迴響 (+add yours?)

  1. hyh
    七月 19, 2012 @ 10:56:58

    大红袍不是福建产的么……

  2. discreter
    七月 19, 2012 @ 12:46:00

    好像是啵。。。所以云南产的才稀有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