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烂小说—-7

闻到一股煎荷包蛋的香味,我醒了。小四已经在厨房忙碌了起来。

煎好的荷包蛋,浇上酱油伴着汤面吃,加一点点豆芽,是最简单而美味的。

来小四家住了两天,感觉就好像住了10年。仿佛每样事情,都习惯得无可挑剔。好像这个地方这个摆设,是专门为我而设的,第一眼看着,就已是那样的熟悉。

这两晚,睡得异常地香甜。铺在地板的棉被,果然十分舒服。窗外的蛙声,也一点都不让人厌烦。有时在朦胧的灯光中,看着小四的背影,和她手指点鼠标下棋的声音,我会自然地觉得,是她在为我营造着这个家。

今晚,她要到她哥哥家里去照顾孩子。冰箱里已经有准备好的饭菜,让我下班回来热了吃。

我自己没有哥哥,在小四面前,我也跟着她叫哥哥。哥哥才华横溢,是一间杂志社的记者。我看过他写的文章,相当有水准。他梦想要做一个在全国有影响力的记者。当年他前妻就是欣赏他的才华,才嫁了给他。可是哥哥在生活里并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他脾气很大,工作卖命,工作的时候又喜欢抽烟,一天有时抽2,3包。而最让他前妻受不了的,是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事业。日复一日地,他前妻终于受不了,留下一封信,从此就消失了。我听小四讲过那封信的内容,其实她要求的并不多,工作中一个短信的问候,回家的一个拥抱,又或者生日时的一份礼物。但哥哥什么都给不了她。当她意识到不能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任何她想得到的,哪怕是一点小小的愿望的时候,她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这事发生在2年前,那时东东—他们的儿子,只有3岁半。哥哥倒好像没事一样的,照样地忙着上班下班。东东白天就放在杂志社老板相熟的一个幼儿园,晚上就带回来。家里请了个阿姨煮饭,顺便帮东东洗澡。而哥哥在家的时候,也只会自顾自地工作。每个星期有两个晚上,杂志社要开会到深夜,小四就要到他家里照顾他的儿子。陪他玩,陪他睡觉。跟照顾我一样,她自然是很体贴的。而对于东东来说,一个星期里也就盼着这两天。

我的病已经好了,而且心情也愉快,小四上班以后,我上网看了看新闻,也出门上班去了。

我们做围棋记者的,装束要求并不严格。但考虑到今天要访问聂卫平先生,我还是穿了西装,并打上了小四给我买的领带—-深红色的,上面有些金色的小圆点。是小四在动物园旁边的服装市场买的。她买东西从来都不贵,却总是很好使。

聂卫平是中国最早的超一流棋手。当年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叱咤风云时,我才刚刚出生。今年他已经六十了,战绩自然不如当年辉煌,但下棋的大局观却越发的炉火纯青。这回他要出一本书,题目就叫围棋大局观。这种新闻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聂先生跟我也有过几面之缘。由于年纪的关系,我跟他的几个弟子比较熟悉。而他本人则相对见得少些。然而他的性格大大咧咧,因此见面没多久,我们就熟络起来。当他听说我当年也差点定段,忍不住跟我摆起棋局来。我的棋谱记忆库大脑又开始运转起来了。

当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藤泽秀行执白在黑棋的无忧角进行了二路托。从棋理上讲,在对方已经围得很扎实的地方试探,是相当合理的。由于即使被吃掉,也不会为对方增加许多目数,因此,试探的棋子就“轻了”,进可攻,退可守,选择的方向有很多。围棋的韵味亦正是在此。此招的应对大概有几种:若黑在外面一长,则留下掏空角地的手段,白棋先手便宜,可以脱先它投;若黑在里面一扳,则白棋可在上面一夹,黑棋只好退缩,形状委屈,此后白有各种手段,亦可暂时脱先;而最强烈的手段,是在外面一扳,但此时白可以扭断,借弃掉一子,获得两个打吃先手,限制住黑角往外的发展,然后脱先他投。如此下来,虽然似乎并无大便宜,但全局就进入了白棋从容的步调,在超一流的对决中,任何一方都不愿如此。实战中,聂先生在白棋扭断时,先打一招,再吃掉试探之子。这一打看似平平无奇,其实质却是化被动为主动的反弃子。果然,被打吃一下后的白棋,只好再花一手吃掉打吃之子,聂先生局部稍损但获得先手,此后占据了全局的主动,最后以一又四分之三子,为中国赢得了第一届中日围棋对抗赛。

虽然与访问无关,但志趣相投,见我说得头头是道,聂先生不断点头微笑,十分高兴。我于是接着说,藤泽先生这一招新手,在世界大赛里首次使出,当时可是吓了你一身冷汗吧?

尽管问得有点不客气,但我相信聂先生是不会介意的。果然,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是有那么一点,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你这个脑瓜子什么都记得,可也有错了的时候吧。

错了?怎么可能。除非你告诉我这在古谱出现过,不然,我可没有记错的时候。

“不会吧,聂先生。”我还是相当礼貌的,“在我记忆中,这一步二路托,最早的确出现在这一局里面。”

聂先生摇摇头,放下了手中的烟,从身旁拿出一本“我的围棋之路”。那是他第一本的著作,记录了85年以前他最重要的40局。其中最后一局,就是前面所说,他跟藤泽先生的擂主之战。

“你看,这里写着呢,”他把书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果然,在棋局的评述中提到,此局以前,这步二路托在藤泽先生与林海峰的对局出现过。当时林海峰选择了坚实地从外面长。

林海峰,是围棋大师吴清源的大弟子。台湾人,东渡日本学棋,23岁,就获得了名人称号。他最著名的三个字,是平常心。因此在比赛中,尤其是艰难的形势下,他总是可以找到更多逆转的机会。好几次7番大战中,他都是先输3盘,再反赢4盘获胜。因此棋界亦称他为“二枚腰”。他继承了师傅吴清源的大局观念和不落俗套的轻灵棋风,这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的:没有对局面透彻的理解,不可能走出事实可行但违背常理的新手,而对新手的研究,又加深了对大局的理解。

这么重要的一个人,我又怎么会忘记了他的棋。可是在这一刻,我真的想不起那一局。然而事实摆在眼前,这一步的确是出现过的。错的,肯定是我了。

聂先生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他拍了拍我肩膀,“呵呵,年轻人,棋谱记多了,偶尔漏掉几个也没关系嘛。我比你可是差远啦。”我嘴上笑着,心中却依然不是滋味:我引以为豪的记忆力,居然出现了纰漏,还是在聂先生面前。

访问完聂先生,回报社稍微处理点事情,我就回家了。我已经习惯把小四的家称作自己的家了。其实家在哪里,不在于是不是你名下的物业,更不在于它是否大得如你所愿。你的心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换下了衣服,我烧了一锅热水,加热小四给我准备好的饭菜。再帮小四给室内的植物浇了点水—那可是她的宝贝。然后,我坐在我地板的“床”上,回想今天的事情。哎,难道我真的老了么?

胡思乱想之际,我趟了下来。这时,我忽然定住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发生在我的面前。

那个小洞,又出现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