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烂小说—5

我用尽最大的力气,门还是开不了。

门昨天还是好的。肯定是他们搞的鬼。

慌乱中,我倒是冷静得很。越是受到威胁,越是要洞悉敌人的弱点,才会有反击的机会。

他们肯定做了什么手脚。

他们知道我要走,所以,他们对我的大脑,有了一定的控制。但这种控制是微弱的,或者说,可能他们只能看到,而不能改变我的活动。

否则,现在的我应该是躺在床上,任他们鱼肉了。

可是,门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呢?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们控制了门。第二,他们控制了我,让我以为门开不了。

但如果是第二,还是一样的道理,我应该是躺在床上了。所以,他们控制了门。

好吧,那我就开窗。

我家住在顶楼,就是第18楼。开了窗,我不能跳下去。我也不敢爬,太危险了。可是他们阻止不了我开窗—开不了,我可以砸。反正,我就是要离开这个房子!

想到这里,门的把手忽然可以动了。门打开了。

呵呵,他们中了我的计。

他们正在对我进行某项活动,具体是什么还不知道。我害怕他们的同时,他们也怕我—他们怕失去我,出于某个原因。

所以,当我想着要跳窗的时候,他们退缩了。他们怕我真的跳,于是就把门放开了。

我背后的意图,他们没有看到。可见他们对我大脑的监视,停留在某个层面上。这是我的优势。

不管这么多,门开了,我可以将小四接过来。小四在,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但同时,我也不能告诉小四什么。一旦小四知道了真相,他们也就不再顾忌,到时,恐怕我们俩都要危险了。

之后一切都如我所料地进行。我们把东西收了收,往小四家搬去。我告诉小四,我爸爸昨晚给我报梦,让我立刻搬走。我这样说,小四是不会质疑的。她知道我对我爸爸的敬畏。她也爱我。

来到小四家里,稍微收拾了一下。她家是个一居室。除了一个简易的厨房和卫生间,就是她的房间。她的床很小,我只能睡在地板上了。幸好地上铺的是很好的木板。小四又再铺两层棉被。我经常坐在电脑前写稿,背容易疼,两层棉被铺的床,软软的,是最舒服了。今晚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吧,我想。

我躺在地上的棉被上,发着呆。小四在一边下棋。她知道我病刚好,也没叫我来支招。终于安全了,我想,然后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小四房间的布置,简单而舒服。她的床小,但余下的地方却摆得下一个32寸的电视,在地板上坐着看刚刚好。窗帘是粉黄色的,背后加了一层遮光布。墙粉刷成淡蓝色,是我小时候家里的颜色,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天花板上做了一个槽,里面藏了几支灯管。灯光先打到上面,再反射下来,均匀,柔和,也不昏暗。需要的时候,还可以调节灯管的数目,比如看浪漫的爱情电影,用一根灯管就刚刚好了。

我望着小四的背影,心中暖暖的。她和我一样,都只是追求平淡的生活。如果可以一辈子呆在这样一个房间里头生活,其实也挺好的。

想着想着,我又迷糊过去了。隐隐约约地,我看见天花板上,有一个小小的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