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烂小说—4

生病了。

头重,脚轻,嗓子疼。怕传染给小四,这几天她都在自己家。

每次身体难受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棋谱,黑子白子,一步步不断地下,停都停不了。

晚上,也是迷迷糊糊地。有时开着灯躺床上,不小心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灯还开着。

在将睡未睡间,天花板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好像一根细丝,从小洞处垂下来,越来,越靠近我的脑袋。不行了,头越来越疼。。。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

接连两天,都是这样,怕是病得迷糊了,小四说,要我来照顾你么?

不用了,我说,过两天就好。

今晚,头疼得厉害。躺在床上,也是将睡未睡,又看见了那条吊下来的丝。忽然脑袋一下子发麻,眼前一黑,一阵恶心。当年棋盘前晕倒时的感觉又来了!那一下,心慌得不行。怕这么一晕过去,就永远起不来了。

眼前一黑之后,是一片白光。朦胧中,好像见到了莲花。莲花上面,有两个老人坐着,在谈话。

年长一点的,好像有七十多岁,坐在那,气定神闲。年轻一点的,估计六十出头,眉头深锁,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好了吗?年长的问。

快了,快了。今天病得厉害,不敢出手太重。伤了经脉,可就麻烦了。

是缓着点好,年长的说,不差那一时半会儿的。

也不是这么说,正好趁他病了,多弄一点是一点。等他好了,那女的回来,下手就不方便了。

看着他们,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随着年轻一点的老人一声”好了“,我眼前再次黑了一下,好像电视机关掉了一般。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头好像没那么疼了。我坐在床上,思考着梦里的景象。

人的梦,一部分是来自真实世界的体验,另一部分则是自己的想象。例如睡觉没盖被子,半夜冷了,会梦见自己睡在马路边。刚才的梦里,也是如此。

梦里我自然是闭上眼睛的,看到的东西并非真实。但也有部分可能来自于脑部的活动,例如看到莲花,一些濒死者也曾经体验过。至于两个老头的对话,却可能是真正听到的。问题是,声音是哪里来的呢?

如果是从那个小洞来的,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他们想做什么,吊下来的丝又是什么回事?

很明显,我的乏力感来自于这个小洞。我在昆明的时候,或者小四在的时候,小洞里的人,姑且称他们是人吧,无法动手,所以乏力感就消失了。

虽然不知他们是谁,也不知他们目的何在,但与我有关的部分,基本都解开了。眼下,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搬家。

押金什么的就不管了。东西不少,叫小四来帮忙吧。至于搬去哪里,就先去小四家对付两天再说。以后怎么安排以后再说,我怎么也要先逃离这个鬼地方。

给小四打了个电话。她让我开车去接她。头有点疼,不过车还是可以开的。随便穿了套衣服,穿上鞋,我就往外面跑了。

门,打不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