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烂小说–1

天花板,出现了一个很小的洞。

只有针孔那么小。

发现这个洞的存在,是在2个星期以前。我每晚临睡前都喜欢趟床上,胡思乱想一阵子才熄灯入眠。无意间,我发现了小洞的存在。它实在很不起眼。一般人家里,挂个蚊帐或者晾衣绳,有时也会在天花板钉个小钩子。房东不会注意到这种小地方,所以我想当然地以为,小洞是上一手租客留下的。

我的职业,是一个围棋报的记者。我的工作,基本是跑跑棋院。报导下棋手的最新比赛,联系高手们写写棋战评述,又或者八卦一下哪个棋手最近的绯闻之类。现在网络发达了,这种信息到处都是,但其实基本都是来自一处,然后四处转载。尽管外界认识我的人不多,但每当看到各大门户网站都在转载我写的文章,心中就默默地感到一种虚荣。

我不介意别人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我过着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围棋这个行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至于小到让我没饭吃,也不至于大得别人要来抢我的饭吃。除了人缘比较好,我还有一个天生的优势—我记棋谱的功夫,可谓天下无出其右。有人问,现在是电脑时代,什么棋谱存起来不就好了吗?非也非也。如果记忆只是为了储存,那电脑的确就可以了。但电脑缺乏的,是分析的能力。比如今天古力下了一步棋,以前有没有人下过呢?电脑很难找出来,而即使找到了,无用的信息也很多。而我就可以将这步棋,从第一个下出来的棋手,以及对它理解的转变,统统说得出来。

那为什么我不做职业棋手呢?

我14岁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定段比赛,当时我已经下了几年的苦功,算是有点成绩了。一路的比赛,都很顺利,到了倒数第三轮,我的分数已经遥遥领先。只要剩下三盘我赢其中的一盘,就可以成功定段,进入职业棋手的行列。

而就在那倒数第三盘,我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那时年纪还小,好胜心强,一心要打败他而定段。记得开局之际,我布下最拿手的微型中国流, 又在右边下出一手碰,在右下一带形成了大模样。他在上边稍作交换,就一头扎进来,打入我的模样。我当时很愤怒,一心要教训这无理之着,于是一镇一飞,对他进行猛烈的攻击。过程中,他少交换了一个次序,被我一下抓住,猛地一刀,截下一段尾巴。局面立马倾斜,眼看我就要乐胜了。可他也不是好对付的,劣势之下,他先在我围好的边空中胡乱碰了两手。优势下我保守起见,作了一点退让,岂料他并无接受我舍弃的小小便宜,而是得寸进尺,在我退让的地方进行切断。眼看再退让下去,优势就要变得很细微了,我只好再次强攻。由于子力占优很快就将几个子吃掉,谁知这正中了他的下怀。利用我吃子以后气紧的弱点,他一个转身,竟在我围好的边空外无端形成了一道完整的外势。我虽然吃了数子实地遥遥领先,但它的外势成空潜力不可低估。战局于是再次进入胶着。正当我在谋划如何侵消它的滔滔外势的时候,忽然间,我眼前一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医院—原来我先天就有一个隐疾,脑子在过度使用时,会脑力不继,忽然断电。幸好当时现场有个医生,马上对我进行急救,我才有惊无险。但自此以后,我不但没有了做职业棋手的念头,就连参与任何稍微激烈一点的竞争,我都会感到害怕而退缩。高考的时候,我随便报了个文科的专业,糊里糊涂读了几年,凭着我姑丈的一点关系进入了围棋报做记者。我的脑子虽然不能过度使用,但记忆力却依然很好,加上我也很满意我这份职业,于是慢慢越做越好,也算得是一个逍遥自在的山大王。

那个天花板上的小洞,就像是打入我生活的一颗棋子。我开头并不在意,岂料…也就像当年的那一颗棋子,竟引发了这后来许许多多的风风雨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