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竅

當年我每個星期都花2個小時跑去范后宏的辦公室跟他扯淡。無論我的知識有多麼淺薄他都是那麼笑瞇瞇的。每次想起都還是很開心。

有次不知怎麼,講起一個人的腦子是什麼類型。我就問他,那怎麼判別呢?他說,比如分式線性變換,你會想到什麼。我說,矩陣乘法。他又說,黎曼映射定理,和galois理論,你喜歡哪個。我說,當然是Galois。嗯,他說,那你就是代數腦子的。

我沒有懷疑他這個結論。大學四年我很多門課都是抄作業+考前突擊度過的。但抄歸抄,即使被強姦也分痛和有快感。模型式和抽代2是我最喜歡的內容。這種當時看似不重要的一點偏愛,終於在我來了明州以後,拋下所有當初套磁時對topo的甜言蜜語,選擇了學數論。

這兩天在y的督促下,開始學一些跟幾何有關的內容。畢竟知識面太窄始終是不行的。我一直都不想勉強自己,居然被我等到了心甘情願的一天。很慚愧,讀了5年的博士,還是要從最基本的緊黎曼曲面引論開始。但我驚喜地發現,我喜歡這玩意兒。也許我喜歡代數的東西,是因為具體,一個一個的,而幾何上的點總是亂七八糟。然而在剛性十足的复流形,以整體的角度去看一個幾何實體而非某個具體的函數或者點,忽然有一種煙花璀璨的感覺。難道是我開竅了?這可不得了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