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城游荡记

香港以前有个组合叫做boyz,唱了首歌但我忘记了名字。有一句我有点儿印象,好像是说,放假让你随便玩,都有权不玩,才是叹。(叹,即享受的意思)

到外头去玩,自然会上网找找此地有些什么名胜。但我从不会有“不玩就亏了”的感觉。而且出行的快乐,多来自环境的转换,引来心情的放松。玩得好不好,更在于有没有好的伴。

上周坐了5个小时bus,去麦城看看L. 问我玩了些什么,我都不是很记得了。我睡在L朋友的家里,他们将沙发拉出,在沙发背和墙之间摆了张床垫。两面有遮挡,睡着是很舒服的。不想睡的时候,就玩玩游戏机。L白天都会在,有时我们会出去看看湖,看看花花草草,有时热了不想出去,就在家里呆着。L和TJ都喜欢拿着本kindle看,我就喜欢坐在那,想很多古古怪怪的问题。出于我知识的贫乏,想法经常都很幼稚,但我很enjoy这种恍恍惚惚的状态。有时我们会讨论些东西,比如股票的价值是否存在,存在主义的本质又是什么,又或者介于两者之间的其他话题。

虽然长大了以后,别人不会再手把手教你,其实只要学的人是主动的,手把手地教是最好的。我小时候不喜欢看新闻,觉得很闷,怎么会有人喜欢看。有次爸爸抱着我坐在沙发上。他静静地在看tvb的时事新闻。于是,我也静静地看着。到我意识到我在看这条新闻的时候,那条新闻已经讲完了,大概也就几分钟的样子,但原来,我是可以静下来去接触,我以为很沉闷的东西的。那年,我应该是6岁。

在麦城的最后一天晚上,我拉着打着呵欠的L,上网找了份差不多有100个Pianist和violinist的表,叫他一个个地看,告诉我哪个是天才,哪个不是。有时他稍作犹豫,我就会将该人删去,因为人生苦短,而天才大概是不会被犹豫的。于是,就有了之前那几篇日志。

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现在,我又回来了。日子继续,恍恍惚惚。那些湖,那些草,有点印象,有点模糊。几天的旅途,像睡了个舒服的午觉。麦城很安静。

廣告

1 則迴響 (+add yours?)

  1. hyh
    五月 30, 2012 @ 22:28:13

    还好找工作的时候不是稍有犹豫就把名字划去了…

    路人丙是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