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早上是老板的talk。之前在学校听过一次了。不知是开会气氛好还是睡得比较足,听得比较明白。

之后是moeglin,就是昨天提到那个waldspurger的老婆。同样充满杀气。有点像弹钢琴的uchida。我说的像都是气势像的,通常别人不怎么认同。

中午照旧吃炒粉。下午两个talk,第一个是传说中的jacquet,法国人,不知是不是因为娶了个日本老婆,看着有种东方智慧老人的感觉。当然Jacquet本身也很有智慧。。

然后是Kudla,几何的味道很浓,没听懂多少。会后老板说,你不是喜欢几何么,他这就是很好的几何。老板通常都在我最弱的地方问我问题,我开始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嘻嘻。

晚上是banquet,以为有什么大餐,结果原来是自助,大失所望。吃的同时一些与会者发言,大谈与ps的往事点滴。分为两part,吃salad的时候是第一part,大家都比较中规中矩。ps的老婆也发言了,看到大家都来了,有点激动,但也控制得很好。这是西方社会的礼节了。

吃饱喝足,轮到第二part的演讲,似乎开始有点喜感了。首先是arthur上去,介绍了一句俄文的谚语"Доверяй, но проверяй", 意思是“trust, but verify”。 是里根很喜欢的一句话。有一次arthur去哪里给talk,大概是时差的原因,有个学生中途问了他个问题,他答得不清不楚的。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满意。这时候他感觉到ps在场,然后他注意到ps就果然坐在一个角落里,用他自以为不是很响的声音跟旁边的一个人说,Доверяй, но проверяй。

arthur以后是kudla,kudla不知是不是英国人,有点像前港督彭定康。年多前在chicago见过他。他说ps这个人很nice。最早来到美国的时候他英语不是太好,有次讲talk时,下面有个学生听不清楚,只好看他板书,然而板书也不是很清楚,最后忍无可忍那个学生只好举手问道,教授,你这几行到底是不是定理的一部分。ps正在brabrabra地讲课,这时便停了下来,看了看黑板上的字,略作思索,说道,“maybe yes, maybe no.." 然后继续brabrabra的讲课。。。还有一次,有个叫做bill的学生还是教授在下面不知为啥很不爽ps写的一些东西,ps在上面不断地讲,bill终于忍不住插话:你,你这写的是啥?ps看了看黑板,又看了看bill,然后又看了看黑板,又看了看bill:“oh,you don’t like it? ok, i just erase it…", 然后就开始擦黑板了。

大家听着都笑了,这时cogdell纠正道,这不是bill,而是×××。

接着是ps的两个学生,好像是在以色列收的,其中一个之前吃饭时见过。好像叫做guavi. 他说跟ps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别无选择。。最早的时候他去听讨论班,ps讲的,他听不懂,于是就不去了。ps后来就问他,你干嘛不来,他只好说我听不懂。第二天那学生又去了趟ps的办公室,发现桌子上多了半个人高的一摞paper。ps说,你,有什么不懂,现在来问我。。。从此他就跟了ps。ps对别人的评价只有两种,good, 和 very good. 有次他约了星期一跟ps talk,结果星期五的时候他跟ps说要改期,ps说为啥,他说,他有朋友下周要过来。ps就问他,你朋友什么时候要来?他说,She is coming on Monday.  Then ps said, “She? Aha! Good! Very good!" 然后就把meeting推迟了一周。。

大家都听得很高兴,我一直都留意着旁边桌的Cogdell。从一开始吃salad的时候,他就很认真在听,一手拿着餐巾靠在脸上,当guavi讲完的时候我再去看他,他拿着餐巾捂在鼻子上,哭了起来。

这次见Cogdell,比两年前好像老了不少。他是ps的大弟子,而跟他同在osu的rallis上周也去世了。大概是大家将ps的往事讲得太生动了,让他投入到了回忆当中,因而就伤感了起来。Cogdell人很nice,很愿意指导后辈,跟ps一样,他愿意跟人分享他的数学,分享他的喜悦。不过因为回忆某人而带来的伤感,恐怕就只能独自享受了。他本来应该是最后一个speaker,但他对着Roger Howe摆了摆手,于是分享就结束了。

ps是个坚强的人。他晚年好像得了类似霍金的病,但无论多痛苦他从不抱怨。医生告诉他走路有益,他就经常去爬山。学生问他问题,无论idea有多么stupid,他都会顺着你往下探索,可能一讲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居然将idea搞通了,不通的时候也可以顺着想到另一个方向,得到有意思的进展。

ps是个巨人。他的聪明是肯定的,但除此以外还有更多的东西。我们学习别人的长处,往往是一招半式取诸皮毛,但像ps这样的巨人,是值得慢慢去思考的。一个人可以在身后获得如此的尊重和怀念,绝不是巧取豪夺一两个世界难题就可以达到的。so, no fear, 慢慢往前走就好。

廣告

1 則迴響 (+add yours?)

  1. 菜弟伪叔
    五月 01, 2012 @ 20:55:44

    一个人可以在身后获得如此的尊重和怀念,绝不是巧取豪夺一两个世界难题就可以达到的。
    喜欢这一句,哲学家级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