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教授

孔教授終於闖禍了。 在大陸亂講話,一時說現在中國是“萬黨專政”,一時說北韓人民無比幸福,一時媽一下南方系的記者,並說人家是漢奸。這些都沒有關係,官媒是不敢把你怎麼樣的,頂多是網民把你罵幾句。然而享受慣這種“言論自由”的人一旦下了香港,才知道出來混始終是要還的。一個北大教授,接連兩日上了東方蘋果兩大報紙的頭版頭條,不知他內心是驚恐,還是因為受到了關注而不禁有幾分得意。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一個基本的原理,那就是言論自由的界線。孔教授在這裡犯下了兩個錯誤。第一,你有罵香港人的言論自由,但香港人也有回罵你的言論自由,甚至還有上街抗議你的自由。罵人的時候爽,爽完了被人罵就說被針對,被炒作,這好比嫖妓不給錢,被人捅菊花。第二,在今天的世界,即使言論本身沒有觸及法律的界線,但當涉及到種族,地域這些概念的時候,通常還是需要避忌一些。因為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出生地和種族,針對某個地方所有人的批評,往往是很不公平的。

當然,其實並沒有必要埋怨孔教授這種人,甚至還應該感謝他。因為他的言論,不會使原本不相信他的人變成相信。一個社會難得有一個公共的話題,讓大家關注,進而反思一下某一種思考的方式是否正確,這往往是很有益的。

至於孔慶東本身是個怎樣的人,我頂多是略知一二。我當年修過他兩門課,覺得他幽默風趣,聽着挺過癮。在北大孔教授的課很受歡迎。記得上魯迅研究的第一堂,是在一教一個220人的教室。在之前一年也是同樣的教室,人太多,有的人就站在窗外聽。而到了我們那年,換了在二樓,窗外站不了人,於是教室裡面就簡直是人滿為患。後來只好換到理教的一個500人的大教室,依然還是有人要站著聽課,或者坐地板。 課間他會發表一些言論。有次他說鳳凰台是中國最無恥的電視台,因為它打著香港台的旗號,讓老百姓以為是一個“客觀”的電視台,但觀點卻跟某些台如出一撤。這是典型的“在黨外為黨說話”。我們系有個同學不服,上前跟他辯論,居然沒兩句就被擊倒了。因為孔教授說,北大因為他言論有時比較出格,會派一些同學來當“特務”,聽完他的課上報領導,進行監控。他懷疑那個同學是特務,所以他拒絕跟他辯論。

後來課完了,也不知過了半年還是一年,有次打開電視,看看孔教授所謂中國最無恥的鳳凰台。赫然發現孔教授就在其中。我終於明白在××事件中身為學生會主席的孔教授為什麼可以全身而退。原來他身輕如燕,是可以隨風飄盪的。

孔教授對於香港人的言論,其實很符合他的本意。因為他認為一個地方的人對自身國籍、民族、價值觀的認同,重要性遠大於該地的經濟發展、文明、以及幸福程度。在他眼中,北韓人民在主體思想的光輝照耀下,活得比南韓甚至是美國人民更加幸福。而香港人作為曾經的殖民地,今天依然保持着街道整潔,思想開放、言論自由,這些大英帝國留下來的資產階級遺毒,自然是豬狗不如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