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

昨天回去看我奶奶,才发现我小学的牌子不见了。原来旁边的一个中学升了级,把我们小学的地方吞并了。真他妈的。其实我也就初中回去过几次,不过还是有点可惜。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叫做基立新村的地方,当然这只是一个地名而不是一条村。我住的那栋大楼有很多人,上上下下经常都见得到。夏天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开着木门,关着铁门,在屋里面打麻将。住在一楼的就搬在家外面打。哗啦哗啦的,全部人都听得见。小时候我家里是有阳台的,后来装修就把阳台跟客厅合并了,傍晚的时候我喜欢爬上沙发,然后坐到窗台上看风景。家里贴了墙纸,纸上有一道道的痕,有指甲去磨,使劲磨几秒钟,指甲会发烫,热力传到指甲里面,手指像被虫子蛰了一下,有点疼,但疼完不久又很想再玩。我们很早就装空调了,别人家里基本都没有,那时候觉得很牛逼。后来慢慢大家都有了。记得装空调那晚,空调滴水了,滴到楼下那家人的阳台,他家好像是个科长什么的,牛逼哄哄跑上来拍门,又说要我们赔钱,我爸跟他们吵了一架。不过这些都是大人告诉我的,那时候的我,睡得跟猪一样。

我家楼下是一个很大的单车棚,每天早上都有很多学生来停车。隔着一条小小的马路,就是我的小学,前进路小学。每天我就过这样一条马路去上学,放学也就过这条马路回家。平时也很少出去玩,所以基本上我什么路都不认得。小时候我已经很贪吃了。小学旁边是一个面包店,每天早上买一个火腿包上学,藏在衣服里面带进学校,不让门卫看见。有时失手了他会要求我吃完再进去,有次正吃着,他转身吐了口痰,我一下就溜进去了。我习惯是课间餐的时候才吃,因为课间餐很难吃,不过钱我是照样交的,因为老师要求交,理由是要艰苦朴素,参加集体生活。除了面包店还有一间面档。里面的银丝面很好吃。老板换了几次,但面的味道好像没怎么变过。排队拿面的时候要拿着一些筹码,代表不同的面,小时候看着觉得很神奇。

其实论到生活环境,小时候必然不如现在。但想起还是很怀念的。生活环境差一点,没那么方便,人之间的摩擦可能更多一点,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得的不会是这些–即使有,也是觉得好玩。所以人应该勇敢地生活,争取更多的直接体验,这样才会有回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